孑孓*初三修罗

初三缘更,寒暑假回来

【帕金】自取灭亡

老土的囚禁play

主帕金,all金汤底。

黑化注意 三观不正。

旧文补档💕
-

1.

帕洛斯踏上通向阁楼的木梯。楼梯因为老旧而发出吱吱呀呀的噪音。在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的环境里,有一种难以表述的诡异感。

“嘎吱――”阁楼的木门被推动。

阁楼里没有光亮,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。

不过帕洛斯并不在意。托他自身体质的福,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楚。

帕洛斯踏进阁楼,目光锁定到一个角落里,径直走过去,步伐沉稳有力。

角落里似乎是有个小东西,看到帕洛斯靠近,可爱又可怜地往角落里缩了缩,尽管他已经靠着不能再近。手指神经质地绞在一起,抽泣声隐隐约约。

“他”在发抖。

帕洛斯缓缓蹲下身,金色般向来波澜不惊用了算计人的眸子舀满温柔,夹杂着一丝近乎飞蛾扑火般的疯狂。

“金。”是那个人的名字。

“你不用这么害怕的。我不会伤害你。”帕洛斯伸出手,安慰性质地摩挲他的后颈,少年的后颈很白皙,皮肤包养的很好,跟绸子似的,不过昨日的情事大概是太猛烈了,脖子上斑斑驳驳的红色痕迹现在还没有被抹消。

帕洛斯笑了。

金抖的厉害。

2.

不合时宜的门铃声打破了此时的沉寂。

帕洛斯有些恋恋不舍地揉了一把金的头发,阳光般的颜色最让他喜欢。

这位不速之客是卡米尔,令帕洛斯惊讶的是他没有和雷狮在一起。来访目的不用说,自然是为了金。

金很受欢迎。很受他们这一类人的欢迎。有哪个飞蛾不喜欢散发着热量的太阳呢。

不过――帕洛斯暼了瞥楼上的那间阁楼,在心里偷笑。他现在只属于我。

“这几天有看到金吗?”卡米尔最先问的当然是这个问题。

“没有。”帕洛斯不知已经应付了这个问题多少遍,微表情处理得相当完美。“我也在找他。”

“如果有消息告诉我。大哥为这件事一直很着急。”卡米尔似乎是相信了,一副要走的样子。

“呜――”一声极其不合时宜的呜咽从阁楼里传来。

灵敏如卡米尔,自然是听到了这个声音。没有说话,连看也不看帕洛斯,径直向阁楼走去。帕洛斯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,紧随其后。

『一切可能会抢走我的‘光’的人都要消失。』

『即使是卡米尔。』

上楼,开门。

阁楼,入眼一片无尽的暗。

卡米尔皱了皱眉,还是走了进去。

“呜――”又是呜咽声,从角落里传来。

卡米尔已锁定位置,径直走向前,却撞到一个身影上。

是帕洛斯。

“不要触碰我的太阳。”

end.

bug好多,又懒得改。

大概是帕洛斯阴暗,金是他生命中的光这样的。